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山西白癜风好根治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0 16:55:5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山西白癜风好根治吗,浙江白癜风医院,北京市白癜风专科医院那好,安徽白癜风早期病因,黑龙江能不能治好白癜风,庆安白癜风医院,海南根治白癜风的专家

伦敦时间4月18日上午11点,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唐宁街十号官邸前宣布,将在50天后的6月8日举行新一轮大选,比原定的2020年5月提前整整三年。这一决定与梅自上任以来多次拒绝提前大选的表态相悖,且直到公布前夕都没有向外界走漏半点风声,完全出乎英国媒体意料之外,也令在野党派措手不及。

null


4月19日亲保守党的《每日电讯报》头版:“梅的晴空霹雳”

在4月18日的讲话中,特蕾莎·梅宣称自己决定提前大选纯属“勉为其难”,只因议会内外的反对势力不断挑战保守党政府的退欧计划,令后者不得不诉诸全民投票以明确当局在退欧谈判与过渡阶段的权威,巩固其在非常时期“强大而稳定”的领导地位。特蕾莎·梅强调,“举国正走向一致,但西敏并未如此”;为避免国家利益被政党间的倾轧所动摇,有必要在退欧日程确定之后、正式谈判开始之前举行大选,把未来的不确定性降到最低。

退欧程序在今年3月29日已经正式启动,按《里斯本条约》第50条规定,英国将在2019年3月29日正式退出欧盟,届时伦敦与布鲁塞尔之间的谈判结果也将出炉(或者破裂)。如果没有4月18日提前大选的决定,英国退欧的结果将在下一届英国大选前一年左右揭晓,那正好是英国各党派开始筹备竞选、英国选前民意开始形成的关键时刻。不难想象,若欧盟选择在谈判中对英国采取强硬态度,那么退欧谈判的结果未尝不可以作为足以影响2020年英国大选结果的筹码,令执政党不得不同时顾忌欧盟与国民两方面的意见,在谈判的冲刺阶段陷于被动。从这一点看,特蕾莎·梅提前举行大选的决定错开了两个重大时间节点,把退欧之后的第一场大选推迟到更安全的2022年,不能说对英国的国家利益没有好处。

但是,为什么选择在4月18日宣布提前大选?光凭表面上的“稳定”二字,显然是不足以解释的。毕竟,自去年7月就任首相以来,直到上个月,唐宁街方面曾同样以“稳定”为由,反复许诺本届政府不会寻求提前大选。由此观之,对现任保守党政府而言,“稳定”不过是天神雅努斯式的政治话术,既能向左,也能向右。更何况,正如《卫报》社论所指出的,在年初最具争议的《退欧法案》通过议会审议、《里斯本条约》第50条正式触发的现在,退出欧盟木已成舟,英国现在恰恰处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以“稳定”之名、在并不缺乏稳定的时刻举行提前大选,固然可以视为稳中求进的中庸策略,但也势必引发一场冰冷的政治博弈,非冠冕堂皇的辞令所能掩饰。

null


对梅政府而言,“稳定”就像天神雅努斯,既能向左,又能向右。

相比之下,特蕾莎·梅讲话中提到的“举国一致”,倒不完全是空穴来风:今年一月的YouGov民调显示,59%的民众认为特蕾莎·梅的退欧姿态有利英国,53%的民众对退欧谈判的结果表示乐观;Ipsos MORI在二月份的民调则显示,过半民众对特蕾莎·梅就任首相以来的表现感到满意。鉴于梅未经选举便成为首相、主持争议极大的退欧事宜,这一表现可谓相当优秀。 但如果换一个角度看,因为特蕾莎·梅政府近来退欧进程顺畅、民调表现良好,所以在政局本已比较“稳定”的时期提前举行大选,正可以扩大在下议院的微弱多数,巩固对后公投时代英国大政方针的把握。

对于与保守党政府直接竞争的野党而言,提前大选也确乎是一场偷袭。代表80年代社民左翼、在退欧问题上态度暧昧的工党党首科宾坐拥多数党员支持,与立场更偏右、且普遍亲欧的党内议员内讧日久,令工党在民调中对保守党的差距拉大到20个百分点——在2015年大选中,工党得票率仅差7%,便已在下议院落后保守党约100个席位,6月大选之后如无意外,工党的处境恐将更加悲惨。在苏格兰,6月的大选将是苏格兰选民近两年半时间里迎来的第6次投票。虽然提前大选不能动摇民族党在苏格兰的主导地位,但 “选举疲劳”正消磨着民族党支持者的热情。而坚持亲欧立场的自由民主党,虽然有机会在伦敦等亲欧地带卷土重来,但在强势的保守党面前也只是杯水车薪。

null


工党党首科宾与党内议员内讧日久,政党机器近乎失灵,民调数据也一落千丈。在特蕾莎·梅宣布提前大选后,工党内部至今仍未就如何选择议员候选人达成共识。

null


苏格兰民族党(SNP)仍牢牢掌握着苏格兰政坛。但在提前大选的决定宣布之后,党首斯特金(Nicola Sturgeon)提出的第二次独立公投计划也有可能迎来变数。

除了针对野党之外,提前大选也是特蕾莎·梅本人扩大党内权威的机会。去年6·23公投之后,首相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与财相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下台,声威大振的疑欧派领袖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因盟友背叛而退选,特蕾莎·梅的就任首相本系党内不同派系平衡的结果。由于保守党在2015年大选中仅拥有17席多数,梅政府一方面受制于党内一部分疑欧派议员背叛党首意志的威胁,一方面则被2015年大选中卡梅伦团队的竞选承诺束缚手脚。鉴于在未来的退欧过程中,尚有12000余条欧盟法律法规需要政府通过议会立法程序加以修订或重写、以实现英国法律体系的完全独立,特蕾莎·梅显然希望扩大对完成这一手续的“大废除法案”(Great Repeal Bill)的控制。一旦保守党如预期一般在6月大选中获得显著多数,梅便有可能左抗在野反对派、右压党内叛军,成为完全掌握退欧方向盘的“利维坦”。

null


2015年大选中,保守党赢得了下议院650个席位中的330个。排除空缺与拒绝出席等情况后,有效多数仅17席,这意味着如果有超过17名议员在议会表决中与首相兼党首对立,就可驳回完成退欧所需的立法动议。

null


世 界 说 徐 一 彤

发 自 北京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黑龙江根治白癜风的中医